音樂盒更新 -トライアングラー - 阪本真綾
空之境界interlude 02 - Kalafina
君が光に変えて行く - Kalafina
夢裡花 - 張韶涵
euphoric field - ELISA (21-25.4)
打工完成!! 桃色再現(誤) - 18歳未満の方の閲覧はできません?(6.6)


 Fate/Zero 
~ACT 9~ 下
+++++++++++++++++++++++++++++++++++++++++++++++++++++++++++++++++++

板主的話

先貼貼小說~

其實是在等賀圖XD(炸)

Fate/Zero真是很感慨的作品啊...雖然明明是知道>結局<的悲劇

不過Fate迷>>雁翎總是要幻想到那場最終的決鬥...

一切的絕望的果實....都想知道!


基本上每次看Zero都播PS2的OP~

大家不妨試試那樣!?

上回重溫


上面捏太多了
(我逃~)


Fate/Zero熱血展開!

+++++++++++++++++++++++++++++++++++++++++++++++++++++++++++++++++++++++++++++++++ 

韋伯剛提出要上街走走,Rider二話沒說就同意了。

當然,對於韋伯來說,與故都倫敦相比,這個東方的小城並沒有什麼讓他特別感興趣的地方。他只是想去找一本書而已。

雖說使用圖書館找書才是最方便的,但身邊跟著Rider這樣一個大漢就顯得有些不方便了。更何況在要求肅靜的圖書館之中帶上Rider這個大嗓門更是顯得沒有智慧。再說,當初召喚Rider的時候,他就曾經有過破壞圖書館的前科,這次再帶他一起去萬一被認出來並讓自己賠償就麻煩了。

於是只好去書店找了——當地的書店一般只賣本國語言的書,所以要找英文讀物的話就只好去大型的書店。不過到太繁華的鬧市也會很麻煩。

像這樣大白天的走在冬木新都的大街上對韋伯來說還是第一次。因為在這之前也沒什麼特殊的事情非要白天出來,所以這也是理所應當的。白天的街道完全沒有夜晚那種四處充滿妖氣的感覺,溫暖的日光與清新的空氣使人的心情變得異常舒暢。

“我說,你這又是抽的什麼風啊?”

“沒什麼特別的,只是轉換一下心情。”

對於Rider吊兒郎當的提問,韋伯一臉不爽的回答道。到不是有什麼不高興的事,也不是對Rider的職責有什麼不滿,只是類似於轉換心情這樣毫無意義的行為與韋伯的方針完全沒有相似的地方。

總之不管怎樣——哪怕只有一段時間也好,想完全地忘記了有關聖杯戰爭的事情,這是事實。

在韋伯心中,對於參加這次聖杯戰爭的意義產生了一些變化。雖然只是一些細微的變化,但卻占據了他整個大腦的全部思維,使他的精神變的苦悶甚至有些窒息起來。

“——好了好了,你就別問為什麼了。再說你不是從前天開始就一直吵著要出來到熱鬧的地方溜達溜達嗎?”

“嗯,能夠感受異鄉市場中熱鬧氣氛的這種愉悅,完全不輸給戰鬥的喜悅呢。”

“……被這種理由卷入戰亂的國家真是非常可憐呢。”

韋伯無奈地嘀咕道。

聽到他的話,Rider似乎很驚訝地歪起腦袋問道。

“怎麼啦,小子?說得好像你親眼看見過一樣。”

“行了行了,你當我什麼都沒說好了。”

與Servant簽訂契約的Master中,有非常稀少的一部分能夠以夢的形式經歷英靈曾經的記憶。雖然不知道Rider知不知道這件事,總之韋伯並不願意提起今天早上所夢見的事情。應該沒有人願意被別人看穿自己記憶之中的事情,何況對於韋伯來說他也不是故意想去看到這些回憶的。

抵達站前商業街的書店之後,Rider立刻對旁邊的商店表現出極大的興趣。看樣子在韋伯辦完正經事之前的這段時間裡,暫時不用擔心這位征服王會搞出什麼亂子來了。

“那麼,我先去這書店裡面辦點事。”

“嗯嗯。”

“總之,你願意做什麼都行,只是絕對不許走出這個商業街。就算是白天也絕對不能大意,萬一我遭到襲擊的話,你要能馬上趕過來才行。”

“嗯!嗯!”

也不知道Rider到底有沒有在聽,反正他那閃爍著光芒的大眼睛已經完全盯在周圍的酒館、玩具店、游戲店和小吃鋪上面了。

“……不許征服,不許侵略。”

“哎!?”

“哎什麼哎呀!真是……”

害怕耽擱得太久會引起別人的注目,韋伯把錢包塞到征服王那厚厚的手掌中。

“不許偷東西,更不許吃霸王餐!有想要的東西的話就花錢去買!要不要我用令咒再好好告訴你一遍啊?”

“哈哈哈哈!不用這麼緊張。馬其頓的禮儀之道無論在任何國家都是對文明人通用的。”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理解了韋伯的意思,Rider扔下這句無所謂的回答之後,便興奮地消失在購物者那擁擠嘈雜的人群之中了。望著漸漸消失的Rider的背影,韋伯只能無奈地嘆了口氣。雖然心裡還是不太放心,但是Rider盡管看上去大大咧咧的樣子,卻對異國文化有著非常強的適應性。昨夜他對瑪凱基老夫婦二人那懷柔的手段就是最好的證明。

雖然剛才自己交給Rider的錢包裡的錢如果都被他花掉的話,那麼為這次冬木聖杯戰爭准備的全部資金的一半左右便都會消失了,但是與其讓Rider引出什麼無法解決的麻煩,花掉這些錢而能夠避免的話反倒是很便宜了。只要能夠獲得聖杯,就算沒有回去的路費應該也沒有問題吧。能有從原先斤斤計較的性格,成長到現在這樣視金錢如糞土的器量,韋伯也算是多少成熟了一些吧。

對於韋伯來說——就算真的找到了想要的書,也沒有買回來的打算。在書店裡直接看完就足夠了。因為他想看的這本書如果被Rider知道的話,一定會被盤問原因的。所以韋伯也不願意冒這個險買回去。

也許是因為這裡外來居民太多的緣故吧,在外文書架中不只有觀光導游手冊和低俗的平裝本,還有種類繁多的其他書籍。雖然韋伯並沒有期待真的能夠找到,但與預料相反,卻很容易便發現了目標,韋伯立刻開始快速地瀏覽起書中的內容來。

+++++++++++++++++++++++++++++++++++++++++++++++++++++++++++++++++++++++++++++++++ 

手裡一旦拿到書,便馬上忘記了時間。這是韋伯自小時候便沒有改變過的特點。對於書籍的閱讀理解能力,他擁有自己不輸給任何人的信心。但是他的這種才能在時鐘塔中只不過是作為調查書籍時非常便利的、圖書管理員一樣的能力而已。所以每當看到書中有廢話連篇又讓人難以理解的術理解說時,他總會深惡痛絕地想到,如果讓自己來寫的話一定會更加簡潔明快。

但是這些不愉快的回憶,很快便隨著他翻過的頁面而被趕到意識之外了。韋伯現在閱讀的這本書的內容非常之扣人心弦,吸引著讀者的思緒一起馳騁在遙遠的彼端。

不知到底經過了多長時間,韋伯一直都沉醉於忘我的閱讀狀態之中。

忽然,韋伯感覺到一陣不同於常人的、沉重異常的腳步聲傳來,於是他立刻裝作平靜的樣子把書放了回去。回頭望去,正好與向外文書架這邊眺望的Rider視線相對。

“哦哦!找到了找到了!這麼小的家伙藏在書架之間完全讓人看不見嘛,找起來還真是麻煩呢。”

“普通人都是比書架小的!你這個傻大個——話說回來,你又買了什麼東西了?”

Rider單手拎著一個大到令人感到不安的紙袋,似乎對裡面的東西喜歡得不得了的樣子,他迫不及待地當場打開給韋伯看。

“快看!原來《提督大戰略IV》是今天發售啊,我買到了初回限定版呢!哇哈哈哈哈,我的幸運數值果然不是浪得虛名啊!”

見到Rider買的東西比自己所能夠想到的最白痴的東西還要白痴10倍,韋伯不由得感到一陣頭痛。

“我說,這麼大個東西你光買軟件……”

話說到一半的韋伯忽然發現Rider手中的大紙袋對於一張軟件來說包裝得也過於龐大了,於是他馬上意識到這位征服王連主機也一並買了。

“好了小子!咱們趕緊回去一起玩吧。我還特地多買了一個手柄呢!”

“我告訴你啊,我可是對這種低俗的游戲沒有一丁點興趣。”

聽到韋伯這麼說,Rider立刻怨念地皺起眉頭,深深地嘆了口氣道。

“唉,我說你啊。怎麼就喜歡沉迷於自己的那個小世界裡面呢……難道你就不想去稍微尋找一點歡樂嗎?”

“別煩我了!像我這樣探究真理的魔術師,怎麼會有閑暇時間去干這些毫無意義的事情?我可沒有多余的腦細胞去消耗在電子游戲上面!”

“——嗯?那麼,你就有多余的腦細胞消耗在這本書上面了?”

Rider邊說著邊從書架中抽出了剛才韋伯塞回去的那本書。這完全出乎韋伯意料的舉動,使得他不由得緊張地高聲反駁道。

“才才才不是呢!你怎麼知道我剛才看的是這本。”

“只有這一本是反著插進書架的,傻子才看不出來——哎?《Alexander The Great》……這不是我的傳記麼?”

韋伯頓時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現在這種丟人現眼的感覺甚至比被導師凱奈斯嘲笑自己的論文時更嚴重。

“你還真是一個奇怪的家伙呢。和這種無法辨別真偽的記載相比,站在你面前的本人不是更加可靠麼?有什麼問題直接問我不就完了?”

“啊啊!好,我問你我問你!”

韋伯半帶著哭腔叫到,從Rider手中搶過那本書後然後翻到自己比較在意的一頁說道。

“歷史上對你的記載說你是一個很矮小的人,那為什麼現在的你卻是這樣一個傻大個的形像呢?”

“我矮小?你從哪裡看到的!”

“你看這個!據說你在攻陷了波斯王國後,坐在達雷伊奧斯的寶座之上,結果雙腳都夠不到踏台,最後是沒辦法給你換了個桌子代替那踏台才行!”

“啊啊,你說達雷伊奧斯啊?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呢,與那個高大的人相比我確實很矮小了。”

聽到韋伯說出這個名字的征服王哈哈大笑地拍了拍手,然後好像想起了一個老朋友一樣帶著滿臉懷念的表情望向天空說道。

“——那個帝王,不只器量,連身形也十分雄壯啊。確實是一個與強大的波斯帝國相稱的統治者。”

從Rider的描述來看,那應該是一個身高超過三米的巨人,韋伯在腦海裡想到這一點的時候不由得感到一絲寒意。

“難以想像……實在是讓人難以想像!”

“那要照你這麼說來,亞瑟王竟然是女人呢,女人啊!這和我的身材大小比起來不是更加讓人意外麼?

啊,總之。這種不知道在什麼地方、由哪個家伙所寫的所謂歷史,是很難完完全全地准確描述當時的情況的。”

Rider好像對歷史中的屈辱性的記載完全不在意的樣子,開朗地笑著說道。

韋伯就盯著他的表情說道。

“難道就隨便別人怎麼寫麼?——明明是有關自己的歷史。”

“嗯?這沒有什麼好在意的吧……很奇怪麼?”

“當然了!”

韋伯繼續說道。

“不管什麼時代的當權者也好,都希望把自己的名字流傳於後世吧。如果知道後人對自己的記載有什麼錯誤或者紕漏的話,一定都會生氣的。”

“嗯,確實。如果能夠在歷史之中留下自己的名字的話,那也相當於某種程度上的永生。但是對於我來說這些都是沒有意義的。與其在那樣的書中只有名字存在兩千年,不如讓我像這樣具有生命的再活二十年。”

“……”

雖然不知道Rider苦笑著的回答是真心話還是開玩笑——但對於剛剛才閱讀完的關於征服王歷史的韋伯來說,這卻是讓他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才好的沉重話題。

創建了歷史上最大的帝國,同時又不肯沉迷於這一偉業的榮華之中而繼續前進的亞歷山大大帝,他的生命只經歷了短短的三十年便閉幕了。(板主:伊斯應該是死於男男吧……喂XDDD)

不管後世之人如何嘆息其英年早逝的悲壯,從他本人嘴裡說出對於自己短命的感慨,即便是多麼輕薄的語調也好,在旁人聽起來也有一種十分沉重的感覺。

“啊啊,哪怕再有十年也好,我就能夠連西方也一並征服了。”

“……那你得到聖杯之後,向它許願能夠不老不死怎麼樣?”

站在興致勃勃進行憧憬的征服王身後,韋伯終於忍不住插嘴問道。

“不老不死麼?這個主意不錯呢。如果能夠永遠不死的話,那麼便可以征服宇宙盡頭了呢。”(天元突破啊GJ!)

說到這裡,Rider似乎忽然想到什麼一樣,臉色變得沉重起來。

“……這麼說來,也有放棄了曾經一度獲得永生的傻瓜呢。哼,那個混蛋果然還是很令人在意啊。”

韋伯完全不知道Rider所說的是什麼意思,而且Rider像這樣一個人自言自語也是第一次。現在的韋伯忽然對昨夜聖杯問答之中,Rider所說的願望的意義有了新的認識。

+++++++++++++++++++++++++++++++++++++++++++++++++++++++++++++++++++++++++++++++++ 

黃昏時分,兩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時,韋伯一路都沉默不語。

街道上的一切很快便被一片黑暗所籠罩,夜晚的冬木市又將變成聖杯戰爭的戰場。韋伯作為Master之一,也不得不與自己的Servant一起面對這殘酷的戰爭。

既沒有恐懼,也沒有不安。

自己的Servant是最強的,這一點毋庸置疑——因為在昨天夜裡,他親眼見識過了Rider真正寶具的威力。

現在想到那種感覺還如同身臨其境一樣,能夠感覺到吹動著滾燙沙礫的烈風的味道。

眼前是一片士氣高昂的騎兵軍隊。

以及在那陣前傲然挺立,雄赳赳氣昂昂的帝王的威容。

“王之軍隊”——擁有如此強大的逆天寶具的英靈,完全沒有失敗的道理。伊斯坎達爾一定能夠將所有的敵人都擊敗,獲得最後的勝利。

這確實可以稱得上是征服王伊斯坎達爾的勝利——到那最後,我,韋伯.維爾維特的勝利又將在哪裡?

是的,我永遠都不會忘記。自己曾經被那些所謂名門貴族的家伙們嘲笑、蔑視,正是為了作為對他們看不起自己的回擊,自己才傾盡一切參加到聖杯戰爭中來。取得聖杯戰爭的勝利,成為世界第一的魔術師,這就是韋伯對自己的要求。

但是在冬木市展開的聖杯戰爭卻完全超出了韋伯的意料……自己召喚出來的Servant竟然會是一個完全無視Master的指揮、自作主張僅憑強大的實力去戰鬥的家伙。

如果一直這樣下去,Rider一定會很悠閑地一步步走向勝利。而自己則只能永遠膽怯地躲在自己Servant的身後,直到最後都幫不上任何忙。只是混到戰爭的結尾麼?

只是因為運氣好抽到了最強的王牌,自己便可以拿到聖杯嗎?這樣的自己又能證明什麼呢,證明自己在Rider的陰影之下取得了榮譽嗎?這樣到最後只能繼續被人恥笑。

假設Rider真的敗北了的話,那個時候——自己這樣無能的Master又能夠做些什麼呢?

韋伯深切地感到自己的渺小。

這樣的戰鬥……如果就這樣一直持續到最後的話,自己一定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在過於強大的英靈身邊,只能夠越發顯示出自己的無能、渺小與屈辱。這和在時鐘塔中受到的屈辱相比更加令韋伯感到羞愧。

“——你怎麼半天一直不說話啊?嗯嗯?”

從韋伯的頭頂傳來一陣聲音。抬頭望去,Rider還是帶著和往常一樣不可思議的天真微笑,低頭看著自己。

這種仰視的角度我已經受夠了。

這種被俯視的角度也無論如何都不想再經歷了。

我對你已經徹底受夠了!

雖然幾乎將這句衝動的話脫口而出,但是韋伯還是用最後的修養勉強控制住情緒,取而代之換了一種稍微婉轉些的說法。

“沒什麼,只是對於你,有些覺得厭倦了。”

“怎麼樣。果然還是覺得無聊了吧?所以我就說咱們一起玩這個游戲就好了——”

“不是這樣的!”

還是和往常一樣驢唇不對馬嘴的回答,使韋伯的忍耐終於達到了極限。

“擁有像你這樣強大到理所當然就能夠獲得聖杯的Servant……對於我來說沒有一點值得驕傲的地方!還不如跟Assassin這樣的Servant簽訂契約更能夠顯示出我的價值!”

聽到韋伯的話,Rider哼了一聲撓了撓頭。

“要真是那麼胡來的話,你現在大概都已經死了好幾遍了。”

“夠了吧你!能夠在自己的戰鬥中戰死我完全沒有怨言!要是怕死的話我就不會來參加聖杯戰爭了!

而且——怎麼說呢。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你變成主角的啊!你總是在我下達命令之前就擅自行動,你這樣做究竟是把我放到什麼位置啊?我千裡迢迢跑到日本究竟是為了什麼啊!”

“別激動別激動……”

與韋伯劍拔弩張的激動情緒不同,Rider依然吊兒郎當地微笑著。讓韋伯好像往大米袋子裡釘釘子一樣,一點使不出力。

“如果你獲得聖杯之後想要實現的願望能夠打動我的遠大志向的話,那我征服王今後就一切都聽你的差遣——如何?你的願望是不是想要再長高一點啊?”

“才不是呢!……唉!”

看到韋伯的情緒越說越激動,伊斯坎達爾把手放在他的腦袋上,似乎在說“難道這樣不好麼”的樣子打斷了他的話。

“我說小子。不用這麼著急吧?不管怎麼說,這個聖杯戰爭對於你來說也不能算是人生之中的頂點吧?”

“什麼——!”

難道這個儀式不是一輩子都難得一見的奇跡嗎?——正要開口反駁的韋伯忽然理解了伊斯坎達爾的意思。對於這位征服王來說,聖杯只不過是使他重新出現在這個世界上的一種手段罷了,他真正的目的,是在聖杯戰爭之後繼續征服整個遼闊的世界。

“如果你真想為追求充滿光榮與夢想的人生的話,那就為了自己去戰鬥吧。想要尋找適合自己的戰場,等到那之後也不遲啊。”

“……”

在被稱作能夠實現所有願望的奇跡面前,這個家伙的願望竟然只是獲得作為人類的肉體——這聽起來是多麼愚蠢的行為啊。

但是,對於這個將聖杯與自己相比較,認為自己的價值更高一些的家伙來說,這個願望完全沒有什麼不妥之處。

這個如此傲慢、對於自己的強大有如此自信的家伙,究竟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呢?

正是帶著這樣的疑問,韋伯才會特意去查閱歷史資料。但是他越是了解到歷史書中列舉的有關這個男人的偉業,就越是深切地感受到——

這個男人,正是擁有強大到無可救藥的、凡人完全無法匹敵的器量而已——甚至能夠讓那樣雄壯而精銳的軍隊對他如此崇拜,當作神明一樣去信仰,甚至可以為了他舍棄生命。

最後,韋伯不得不承認——那些嘲笑征服王的願望是無聊願望之人,才是拖著一副臭皮囊,整天過著無所事事的日子的愚蠢之人。

“對於這份契約不滿之人,應該不止我一個吧?”

沉默著將屈辱咽下之後,韋伯低聲問道。

“嗯?”

“你也一定有不滿吧?為什麼會是像我這樣一個無能的人做你的Master!如果你能與一名出色的Master搭檔的話,一定會更加輕松的獲得勝利。”

不知是否真的理解了韋伯心中的意思,Rider平靜地說道。

“嗯,說的也是。”

Rider抬頭望向天空。

“確實,你的身材要是再魁梧一些,就能夠比現在看起來更加適合了。”

征服王好像半開玩笑一樣的回答,將韋伯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全部點燃了。就在身材矮小的Master更加憤怒,幾乎快要爆發出來的時候,Rider忽然掏出片刻也不離身邊的世界地圖,指著第一頁說道。

“好了小子,看這裡,看我們面前的敵人。”

“……”

在A2大小的版面之中,描繪著整個世界的地圖。Rider所指的“敵人”就是這整個世界。

“來,嘗試著在我們‘敵人’的旁邊等比例地畫出我們兩個現在的樣子。把我和你並排比較一下。”

面對Rider沒頭沒腦的問題,韋伯無奈地嘆了口氣。

“這怎麼畫得出來——”

“畫不出來吧?即便用多麼細的筆也畫不出來。就算是拿針尖來畫都顯得太粗了——與我們面前的敵人比起來,我們兩個都是一樣的,都只是非常微小的點而已。

所以,根本就不用在意什麼合適不合適的問題。”

身材巨大的Servant豪放地笑道。

“這副肉體與我應該征服的東西比起來只不過是滄海一粟。你和我一樣都是非常微小的。既然微小到甚至看不見,那我們兩個比較身材的大小又有什麼意義呢?”

“……”

“正因為如此,我才感到更加鬥志昂揚。”

Rider爽朗地笑著,繼續豪放地說道。

“越是如此渺小,卻越要憑借這個渺小的身體凌駕於整個世界之上。這才是最令人激動的感覺……聽,這才是我征服王心髒的鼓動!”

韋伯完全被Rider的氣勢折服了。

在胸懷如此博大的Rider面前,自己心中的那些煩惱與苦悶全部都是不值一提的瑣事而已。那樣瑣碎的煩悶,在征服王眼中甚至都看不見。

“……總之,你的意思就是,不管是怎樣的Master都沒關系。就算我是多麼弱小也好,反正對於你來說都不是問題。對吧?”

“為什麼你會這麼想呢?喂!”

Rider皺起眉頭苦笑著拍了拍韋伯的後背。

“小子,你的這種自卑感,正是即將培養出王者氣魄的先兆啊。

不管如何對你解釋,到最後你都會覺得自己是渺小的。但是即使知道這一點,你卻仍然堅持要向更高的目標邁進。啊,從我的經驗上來看,在你的心中,‘霸’的種子已經開始萌發了。”

“……你這哪裡是在誇獎我,簡直當我是傻瓜。”

“不過,你小子倒也傻得可愛。”

Rider坦率的笑著說道。

“如果我真像你所說,與一個野心與能力相差無幾的Master簽訂了契約,那我一定會感到相當的無聊吧。但是你的願望卻遠遠超越了你的能力。像你這種肯去追求‘遙不可及的榮譽’的人,才是我那個時代做人的基本准則。

——所以正因為如此,和你這個傻小子簽訂契約,真的是讓我感到非常愉快。”

“……”

韋伯把臉別過去,不敢正視Rider那純樸的笑容。

為什麼這個傻大個總是拿這些一點也不讓人高興的事情來安慰我呢。

恐怕這個世界上沒有誰聽見別人說自己是傻瓜還會高興的吧。

感慨著不知道應該用什麼表情去面對Rider的韋伯簡直恨不得現在自己馬上消失——

就在這個時候,一股毫無征兆的惡寒突然傳遍了韋伯的全身。

“呃……!”

全身的魔術回路都好似痙攣一樣劇烈地疼痛起來。

當然,這種異常並不是因為韋伯自身的原因而出現的。而是充滿在周圍空氣之中的魔力產生了異常的混亂,使與其同調的魔術回路也陷入了異常。

站在一旁的Rider也表情嚴肅的望向西方。似乎憑借Servant的直覺,能夠判斷出這種異常魔力的發動方向。

“……河邊。”

Rider好似即將走上戰場的戰士一樣低聲說道。聽到這句話的韋伯也立刻意識到今夜的戰鬥已經開始了。

聖杯戰爭,還在繼續——

無暇去顧及仍纏繞在心中的糾葛,戰士們便又將再次投身於戰鬥之中。


看完伊斯的基情..

我突然想放FATE本XDDD
+++++++++++++++++++++++++++++++++++++++++++++++++++++++++++++++++++++++++++++++++++++
~ACT 9~ 下完(晚點還有一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kx2001 的頭像
ikx2001

真雁翎★工房 第五季習畫之路+糟糕再臨?

ikx20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FakeCurlArrow
  • 霸的種子 =.=.....
    看來 亞歷山大 真的很想把世界給征服
    感覺起來 就好熱血 難得 看完 一篇沒有想睡的感覺 不知道 ZERO 會不會作動畫
    蒐集 亞歷山大圖中 只是找不太到=.=..
  • 不做動畫比較難騙錢哦(笑)
    亞歷山大圖...找不到的~
    要注意關鍵字:伊斯(逃..)

    ikx2001 於 2007/10/22 21:55 回覆

  • dersor
  • 英靈伊斯以征服全世界的男人為目標(爆
    所以為了避免重蹈覆轍..
    伊斯:我要一個不會過勞死的身體(炸
  • 我們...已經腐敗到死亡了orz

    ikx2001 於 2007/10/22 22:24 回覆

  • raincat
  • 伊斯:這次我要用聖杯讓這世界都變成不穿褲的世界(炸)

    這集也是男男啊 XD
  • 不腐已經活不下去了!?

    ikx2001 於 2007/10/23 00: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