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盒更新 -トライアングラー - 阪本真綾
空之境界interlude 02 - Kalafina
君が光に変えて行く - Kalafina
夢裡花 - 張韶涵
euphoric field - ELISA (21-25.4)
打工完成!! 桃色再現(誤) - 18歳未満の方の閲覧はできません?(6.6)

 
DDD》
formal hunt  -  3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板主的受創~

阿里布達的洗腦能力好高!

現在問我甚麼好吃,我就會答妹妹!(被揍$#^!@)

小說文的字型??
太小了!看到眼都快殘?
明顯太大了!(拖走~
大小適中,要換的只有真糟糕(我炸!!)
我是來看糟糕圖的哦XDD(重毆
powered by FREE POLL MAKER
↑有興趣的話玩玩的東西XD


-上回重溫-

少女唯一和生物相似的地方就是頭部了,戶馬的早有察覺。

因此先不射擊,要活捉這家伙。

她並不是打不死,只是越打身體的反應就越遲鈍..




也許最後四肢都被打成碎片就老實了。


真糟糕:為什麼不用迷藥啊!!

那就可以先..(被警察拖走)

■ ■ ■

Formal Hunt

青春期的小妹要小心?!



.


“為、為什麼、為什麼——?”

少女一邊抽泣一邊奔跑。

不是因為傷口的疼痛,而是完全沒有勝算。這種事實,像電流一樣在少女的腦中閃過。

“到了——!”

陌生人的家裡,陌生的廚房。

迅速抄起一把菜刀,對尾隨而來的戶馬的劈頭蓋臉打過去。

雖然家用菜刀一閃就將電爐和牆壁切裂開來,戶馬的卻臉色絲毫未變,閃了過去。

這時,少女的手指感到一陣疼痛。

少女判斷出這是剛才被折斷了,但戶馬的轉眼間就把菜刀拿到自己手中。

“帥呆了,就像是魔術師……”

雖然少女的身體機能無人能敵,她發感想時卻呆呆地露出了破綻,在這樣的殘酷廝殺中,簡直天真的令人難以置信。

但是,戶馬的可沒有那麼天真。

她勇奪過來的菜刀刺向少女。紅色的禮服變得更加鮮紅,不一會,簡直可以用黑色來形容。“咣”的一聲,菜刀砍到骨骼上,刀刃斷裂,只能扔掉已經毫無用處的刀柄。

“接下來,是這個——!”

少女投出三把刀叉。前兩把都被避開,第三把則被槍柄彈回,又被三發子彈擊中。

已經完全沒用了。

無論用什麼招數,都占不了上風。從刀叉到平底鍋,聰電爐到沙發,再到大型的等離子電視,身邊的所有東西都被一掃而盡。

無論扔出什麼都會支離破碎。

無論用什麼打法都毫無作用。

難不成戶馬的要從槍戰改為赤手交戰?她一手應付著少女的武力攻擊,一邊又加倍反擊,擺弄——不,殘殺著少女。

.

“啊——為什麼每次我一用武器,反而把自己弄得破破爛爛的!?”

.

事實就是如此。

經驗的差別過大,知識的差別也過大。

如果說少女是超人,那她就是高人。天生的才能在她鋼鐵般的意志前被摧毀。千錘百煉的時間和精神,使她在這場殘殺中把握了五分戰局。

.

“啊——輸了,輸了,我要輸了——!?”

.

然後,少女開始逃跑。

並不是逃向另一個武器倉庫,而是純粹想從這個敵人身邊逃脫。

這樣一來,戰鬥即將接近尾聲。

如果少女真的想逃,戶馬的肯定追不上。

因為若是純粹的體能大戰,經驗和意志就會變得毫無立足之地。

在腳力上,少女占據著絕對優勢。

戶馬的只是勉強能沿著屋檐跑,少女卻能跳過一家房頂。無論是誰,都會覺得是少女更有優勢。

但是太不甘心了。

不甘,不甘,不甘……!

明明會贏的,明明絕對有勝算的,怎麼就不管用了呢?怎麼就得丟臉地逃跑呢?

從房頂跳下,落到下面的柏油路上。著地瞬間的衝擊力,讓人感到些許不適,可能是中子彈太多的緣故,身體幾乎就要散架。太混亂了,而且這還是頭一次感到這麼疲憊。

可是——等到發現眼前的路障,為時已晚。

.

“開槍!”

子彈,狂風暴雨般撲面而來。

在槍林彈雨來臨之前,少女本能地往後一跳。

跳到了附近一戶人家的房頂,卻又被一個機動部隊給盯上了。真想把他們一一擊垮,可是體力已經透支,要想打敗這群入,不及時補充能量可不行。

少女哭著想回家,朝能補給能量的家中狂奔,就像是在無入夜裡居民區的芭蕾舞演員。可是一向引以自豪的雙腳,居然變得軟弱無力,連跳到二樓的力氣都沒了,只能從院子裡悄悄地溜進客廳。

“呀!”

戶馬的等在那裡。

“——!”

這時,如果能跳起,還可以取勝。

即使是在死亡邊緣,少女仍然有勝利的希望。戶馬的也覺得,這位少女甚至還握有九成勝算。

但是,已經受過挫折的心無法再復原。

她一直在為不能勝利而焦躁不安,耿耿於懷。

少女之前從來不知道失敗的滋味,也一向和失敗無緣。這位少女,根本就不需要經驗和努力,所以根本就不會想過努力地爭取什麼。

那是當然的。對於深信自己性能的少女來說,完全沒有那種必要。

.

“——我,是不會輸的。”

.

這種目豪,被敗北給擊得粉碎。‘

少女應該深深地反省自己。正因為這種萬能才導致自己的愚蠢,這麼深的罪行是不可饒恕的。

“是嗎?那你要不用這個試試?”

戶馬的究竟在想什麼呢,竟然靜靜地把槍扔給少女。

一瞬間,空氣凝固得令人窒息。

這樣說來——雖然用盡了所有的武器,但至今為止還有一樣從沒用過。少女完全被這種顯而易見的誘惑深深迷住了。

她接過手槍,期待用這個萬能的東西讓自己擺脫失敗的恥辱。這東西是怎麼用來著?好像是用兩只手握的吧?少女雖然屢嘗敗績,仍以值得贊賞的氣勢常識瞄准,就在這時——

.

“太好了,總算用了雙手!”

.

噗通。

少女聽到了脖頸被刀刺中的聲音。

“——啊——”

少女仰面朝天,慢慢地倒在地上。

眼前星星點點,意識開始模糊。

瀕死邊緣,少女終於看清了自己的本來面目。

——是的。

如果沒有需要就不會有生命,不會有希望。

如果沒有需要就不會有創造,不會有思想。

這就是少女失敗的原因,把保命放在第一位,當成了生命的護身符。

不過,已經夠了。滿足於現狀這種理念已經崩潰,就在剛才,戶馬的讓她成長了。

“啊……啊……——”

不過,這也是後話了。

如今,少女的生命已經危在旦夕,就像剛剛出生的嬰兒,臍帶初斷,雖然能夠勉強存活下來,但只要大腦中供血不足,少女的攻擊力就下降了至少一位數。

也就說,戰鬥到此結束,少女和戶馬的之間第一回合的較量,人類取得了最終勝利。

“……剛才我就一直在想……”

戶馬的低頭看了一眼敗北者,撿起自己的愛槍,為了慎重起見,又把槍裡剩余的子彈朝著少女打去。

“——你在使用道具這方面還真是差勁透了。”

她漫不經心地嘀咕著這次能和這個怪物對抗的最大原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日讀.下(2004.冬)
 

.

“——有這種事?”

.

滋滋、滋。車內陷入,一片沉寂。只聽見喝咖啡和牛奶的聲音。

這是由石杖所在——經歷了噩夢般的夜晚後活下來的幸存者——所講述的真實故事。霧棲和貫井腦中想長著當時那悲劇般的畫面,同時也知道了戶馬大姐可不是好惹的。

剛才說話的時候,貫井手心已經滲出汗水,現在則由衷佩服戶馬大姐,連連稱贊她是個了不起的人物。

.

“……戶馬大姐經歷過大風大雨,鍛煉得也很好,看她那身段就知道了……對了,聽說她還是醫生?”

“雖然她也穿白大褂整天穿梭於醫院裡,不過估計她並不是醫生,只是有為社會福利機構服務的資格。如果連她這種人都能當醫生,那全國的醫療機構就完蛋了。”

她好像很喜歡胡亂給人做手術,大概也能簡單看個感冒之類的吧。

“真的?以前我記得她發過這樣的牢騷,說什麼手術打麻藥真是沒情趣。這樣還不算醫生嗎?”

“你是在開玩笑吧?肯定是!”

我雖然不把玩笑掛在嘴邊的人,還是想開開玩笑。那種手術理念也太斯巴達式了吧!

“我再問個問題好嗎?那之後,你妹妹保住了性命,被送進醫院了嗎?”

“是啊。失去意識後情況特別糟糕,一直流血,止都止不住,正常的就只剩下大腦、心髒和呼吸系統。”

無視常識就會付出代價。在她倒下後,血就一口氣噴了出來。

“……唔,真是不能理解。”

“這麼荒唐的事,你要能理解倒奇怪了。”

“我不是說這個。我覺得她沒有理由恨學長你啊!抓你妹妹的是戶馬大姐,更何況要說恨的話,也應該是學長你恨她吧?殺死了你的父親母親,還把你的左臂弄殘……”

“————”

殺害父母的犯人。

同樣毫不留情殺死鄰居的殺人狂。

受害者和加害者都一目了然。如果對這種現實都吞動於衷,那可真是個沒有任何感情的怪物了。

“不,這故事還有後續呢。”

接著我們的話題,戶馬大姐再次出現在面前。

在大樓的入口,兩名刑警押著惡魔附身患者。還活著是肯定的,但手和腳似乎被刺入了釘子,無力地垂下來。不過還好,至少還留了條命。今天的“番茄惡魔”,也不愧是一如既往優雅華麗的戶馬大姐。

“真是辛苦了。這是您要的東西,老大。”。

我們准備了五十日元的速溶咖啡來慰勞她。戶馬大姐根本就不進車裡,只是開了個門,接過紙杯。這可真是個滑稽的場景,門一被打開,我們就在裡面凍得瑟瑟發抖。

“後續……是在說石杖妹妹的事嗎?不是已經結束了?”

不過貫井卻不為嚴寒所動,似乎對血腥電影很感興趣。

“是啊。石杖的妹妹記恨他肯定是有理由的,想不想聽呢?”

當然了!貫井脫口而出,手裡還浸著汗珠。

戶馬大姐一副多半很難喝的表情,啜了口咖啡,然後似乎又覺得是心理作用,愉快地繼續說下去。

.



.

那,是戶馬的人生最大的失誤。。

將目光從尚有氣息的敵人身上移開——如果是熟悉戶馬的的人來看,大概會誤以為她在玩貓捉老鼠游戲吧。

但是,既然活捉了對方,就不會讓對方喪命。

既然是一對一,打敗對手後放松警惕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再加上此時她也已經筋疲力盡。

雖然說直到現在戶馬的臉色都絲毫未變,可是一松勁幾乎就要癱倒在地。

移開目光,來一次深呼吸。只是一個小小的疏忽,誰都沒辦法責備。

然而就是這一瞬間,對手獲得了反擊的機會。

“——你老了呢,大嬸。”

回頭的時候已經遲了。

兩眼發光的少女,就像人偶似的站在戶馬的的面前。

“——啊?”

不知何時偷偷跑到妹妹背後的石杖所在,舉起球棒,咣當一聲朝她的頭部猛擊了下去。

.



.

“這麼說,是你給了她最後的一擊!”

霧棲嘩的一下,把咖啡噴到了我的脖子上。

“那種時候為情勢所逼,不由得就——”

她殺完戶馬大姐之後就該輪到我了吧?我不得不考慮這一點。

最後戶馬大姐得救了,那家伙就失去了意識,被送進醫院。

在醫院蘇醒以後,第一句話就是“……把我那白痴老哥帶來見我!”臉上表情很生氣。很遺憾,就因為這次決定性的事件,哥哥被降格成了白痴老哥。

“……還真對你懷恨在心呢。因為學長難得有這麼一次可圈可點的表現。”

“哦?可圈可點的表現?”

“一旦下了決心就毫不猶豫,看來你還是很果斷的。”

戶馬大姐點頭表示贊同。這些女同胞看我的眼神似乎帶著微笑。雖然很淡薄,但確實是有的。

“沒辦法,這可是人命關天的大事——啊,不好意思霧棲,借過,我出去一下。”

手機晌了。

一來到外面,才發現天空灰蒙蒙的。

雪花已經變成了雪片,靜悄悄地落到街道上。

街道上空無一人,所有的雜音都消逝在雪中,一幅世界末日的景像。

“——該走了,已經兩個小時了。公共汽車?說什麼胡話,這種下雪天,車還能走嗎?走路回去吧。”

我掛斷了電話。零點之前的計劃又被排滿了。’

“學長,那電話是誰打來的?”

我又回到了車裡。行李沒有放在後座,而是放在副駕駛座,我把包裹拿了過來。

“又是工作的事。拜托把車裡收拾一下,我還要打工。”

“工作?現在要到海江那裡去嗎?不是吧?明天再去啦!學長好不容易有時間在這裡放松一下,可以聊聊天,睡睡覺,不會總讓自己那麼緊張吧?”

“可是去的話有壓歲錢拿。”

“過份啊!學長你怎麼能破壞人家的夢想呢!”

“……”

這樣也好。今天一整天都緊張兮兮的,真懷念地下室裡的沙發,更何況今天是除夕。至於壓歲錢,我覺得可能性還是很小。

“再見了。謝謝合作,貫井。”

“哎呀,這工錢也太少了嘛!真是後悔!我最後再問一個問題,你到底對你妹妹有什麼看法呢?”

可惡,我真是小看你這個網絡廢柴了!

“怎麼說呢,所在君,你是把你妹妹當作殺害父母的對手呢,還是已經把她當作與自己無關的陌生人了呢?”

霧棲補充道。話雖這麼說,可是不管她殺多少人,親兄妹就是親兄妹,即使死掉也切不斷身上的血脈關系。

……這樣說來,那家伙想殺我,難道是為了變成另外一個人嗎?

“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如果非要說的話,就是不希望她從監獄裡出來。”

我說完後,轉過身去背朝著貨車。

“啊,等一下!我也想問你些問題。你妹妹究竟叫什麼名字呢?”

霧棲從窗戶探出頭來叫住了我……真是的。雖然不想再說下去,但總覺得這家伙還真會纏人,到最後還是被纏上了。

暫且不說那個殺人狂的事,就是說這位霧棲,似乎是發自內心地痴迷於這種事。可是,即使是發自內心,也還是不知道的好啊。

“快告訴我呀,到底叫什麼名字呢?”

“KANATA、石杖KANATA。”

其實是非常簡單的名字,又很便於記憶。

霧棲思索了一會,啪地一下拍了下手。

“真是好名字,你爸媽還真時髦,所在,和‘彼方’,不就是兩個關系很好的兄妹嗎?”(我怎麼想到了泉彼方……)

“錯了。我妹妹的KANATA不是寫成‘彼方’,而是寫成‘火鉈’。”

一陣寂靜。

霧棲認真地盯著我足足有十秒。·

“感想如何?”

“……大概,不是人類的名字。”

真服了這家伙。

不過也罷。這種總是出乎意料的表情,也讓人覺得很可愛。

.

回想獵月\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現。(2004年.冬)

.

我到現在仍然在奔跑。可是說真心話,現在的速度已經不堪入目。

在過去的兩年裡,我已經徹底的疲憊了。曾經如此熱衷於狩獵,現在卻連每月一個人的速度都達不到,而且還會有惰性。最近,就連這件事也無法讓我快樂了。

悄悄潛進去的辦公樓,倒是讓我生活得非常愜意。電器隨便用,點心茶水一應俱全,另外還有電腦,現在是長假,又不會有人來打擾,這裡簡直成了我的天堂。

接下來,讓疲憊的身體補充一杯咖啡。

雖然有各種各樣的食物,可是此時此刻,唯獨咖啡讓我覺得香甜可口。

但是,這種舒適悠閑的生活不得不告一段落了。

一個人在前,兩個人尾隨其後。

前面進來的是女人,後面的兩個是男人。

女的……太好了,絕對是成年女性。這樣就不用有什麼顧慮了。

……外面那輛大貨車,從一大早就停在那裡,分外礙眼。要是早點把那幫家伙給解決掉就好了。

那輛貨車裡肯定有他們的同伙。可是裡面有個女孩子,所以我不想靠近。自從那天晚上之後,我就不敢和少女,甚至是長的像少女的女性四目相對。

……已經來到三樓了。天哪,我明明很喜歡這座大樓的!

雖然我的速度不如從前,但對付三個人還是綽綽有余。快點把他們解決掉,趁天黑之前找到睡覺的地方——?

.



.

——呃?

等到我回頭的時候,才發現勝負早已見分曉。

不,這個女人出現的那一刻,我的狩獵就已經結束了。

她占據了絕對優勢。

迅雷一般跑上樓梯,閃電一樣飛了進來,暴風似的采取行動。

我也有野獸的自尊。

無論如何我也是狩獵的一方。

就算打不到她,也要扳回一城。

然而,結果並不如我所願。在人類社會裡,無論動物有多麼強悍,最終還是被狩獵的獵物。

.

“你是月見裡朋裡嗎?”

.

那家伙,就是令人神往的人類的化身。

拿的武器都是普通的量產制品。

沒有一件特別的武器,當然也不需要。

上等武器,因為其特殊性,不能任意批量生產。但是對於他們這幫人的大多數來說,所謂的上等品,就是按照設計圖制作出來,能夠保證其品質的批量生產制品。

也就是這女人手裡拿著的東西。

Beretta M92,被公認為現代自動手槍的代表作品。

重量、後坐力、子彈數量以及價格,都高於平均值,相對來說次品較少,即使女性也能使用,是由武器大國生產出來的正規軍用手槍。

可是為什麼會這樣——已經超越人類的我,在由人類制作出來的批量產品面前,只不過是任其宰割的弱者。

“終於把你逮捕歸案了。兩年前發生的凶殺案,到現在終於結束了。那次案件的唯一一名失蹤者,就是你這個惡魔附身患者。”

看來這家伙什麼都知道了。

兩年前的夜裡發生的事,我做了什麼,遇到了什麼,怎麼逃出來的……這些你全都知道了吧?

“怎麼可能?我也不是萬能的,能推理出來的也只有文件裡有備案的東西。不過,那天夜裡,從殺害第一個人開始到包圍石杖家一共用了一個小時,除石杖家外的行凶時間僅用了半個小時。其他人家花了三十分鐘,為什麼光是石杖二家也用了三十分鐘?這怎麼都說不通,更何況,這種案件的行凶者往往會惜時如金,為什麼會在石杖家花費那麼長的時間呢?”

不要說了,我不想再回想起來!在那一家發生的事,還有那個惡魔一樣的女孩子……!

“其實非常簡單,因為犯人在石杖家行凶的過程中遇到了阻礙。這時本來是悄無聲息潛入別人家作案的加害者,反倒成了發出慘叫的受害者……雖然並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但從那之前的進展來看,也實在太突然了。

這樣看來,從石杖家傳出來的慘叫聲,肯定不是受害者的。

是的,那是我的慘叫。

從我開始狩獵以來,周圍鄰居在我眼裡都一視同仁,毫無差別,眼看就要輪到真正的目標,我的父母了——可那時候也不知道怎麼搞的,就想去鄰居石杖家看看。石杖家異常安靜,我全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當時還以為是心理作用,推門進去,剛好碰到客廳裡的那位少女。

石杖火鉈。

那孩子看到我全身是血,卻一點都不驚異,就像在對迷路的狗說話一樣。

.

“真麻煩,能不能請你快回去呢?”

.

她臉上露出花一般燦爛的笑容。

我也有野獸的自尊,所以馬上感覺到她也是野獸。不過我不會退縮,只想把對方變為自己的美餐。

——那時的恐怖,現在都不堪回首。

即使是相同的動物,級別也有不同。

也許是我大腦中判斷距離的細胞已經失靈,我以為兩邊都是獅子,可是走近一看才發現,眼前的這個家伙,是勝我十倍百倍的怪物。

從此以後,只要是少女形態的東西,我都害怕得不敢直視。

曾經把少女當作獵物的我,現在唯一不能獵捕的就是少女。

“所以就這副窩囊相了嗎?惡魔附身患者之間的感覺我是不明白,不管怎麼吃驚,你也不該連說話都忘記啊。”

——?你在說什麼啊?我不是在說話嗎?從剛才就一直在說話啊。

“算了,雖然是斷斷續續的只言片語,意思我還是能明白。你沒被發現就算了。然後呢,你要自首嗎?今天我是站在警察的立場上,不是站在醫生的立場上。”

自首……?這是人類的游戲規則。從來沒聽過野獸會為自己的牙而懺悔。

我只是本能地在街道上奔跑,那些看到我的人,就要滅口。因為月見裡朋裡是只逃跑的野獸,要是被抓到肯定會被殺害,這只是自我防衛!

“人類的游戲規則?不要搞笑了!你還真把自己當作是動物了嗎?”

因為我只覺得奔跑是唯一的快樂,沒有任何理由。

“白痴!理由不是很明顯嗎?月見裡朋裡,據調查,你總是會習慣性地回頭看,對吧?你可能還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但是稍微深究就明白,這表明你總是在害怕什麼。不是想要跑而跑。只是自己不想停下來。”

不想停下來。

是的,我一直都不曾想過停下來。原因是——

.

“你五歲的時候,爺爺去世了是吧?”

.

因為那時我做了壞事。

所以。我一直被那年的夏天追趕。

“精神疾病的一種就是跟蹤妄想症,不知道什麼原因,總感覺自己被別人追著。你患上這種疾病,也是有原因的。本來類激化物質異常症的患者都是弱者,大腦中是一直處於被壓迫狀態的電流,為了緩解這種症狀,就會被惡魔附身。雖然你自己不想承認,但惡魔附身就是為了幫助宿主才會發病。

所以,你一直在這種不知期待什麼發生的狀態下糊裡糊塗的成長。”

期待的事情……

不停奔跑,像動物一樣,就會覺得快樂。父親給我施加了重擔,所以我開始殺人,那天夜裡,當自己被發現的時候,我一面顫栗,一面……

“是的,你不是怕自己被別人發現,而是一直期待著被別人發現。這,才能讓你得到解脫。”

我總是會回首張望。

是在哪裡栽了跟頭呢?還是從拋棄人性的那一刻,我就邁錯了腳步?

“實際上你還是人類。如果讓我從警官的立場來說,惡魔附身本來就只會發生在人類身上。什麼動物性,別笑死人了!哪怕是像你這種怪物,不也思前想後,始終也不會攻擊自己唯一的哥哥嗎?

其實快樂殺人者也分為兩種。

一種是不能適應社會,連自己的行為是犯罪都認識不到的無秩序型。

另一種則是已經覺察到自己犯了罪,但為了隱藏自己的罪行而努力適應社會的秩序型。

不用說,你是屬於——”

我考慮到了如何保護自己。

為了掩蓋殺害父母的罪行,我同時也對無辜的人下了手。要想隱藏殺人狂本性就必須存於殺人狂之中,我預謀在神不知鬼不覺間把自己的罪名嫁禍於別人,這時,我已經成為了卑鄙的人類——

“我想讓你明白,月間裡朋裡。你只是不巧闖進一家地獄般的住家,運氣壞到不能再壞的殺人犯。”

我不住地搖頭。

手腳已經完全沒有了力氣,並不是因為中了子彈,而是已經失去了根本的活力。

啊,可是——這雙手腳,本來早就應該筋疲力盡了。

“哦?又抬起頭了,怎麼,不想投降嗎?”

當然!我是野獸,正因為是野獸,所以不到最後不會拔掉利牙。

“隨你便。你說吧,想哪個地方先挨槍子呢?”

槍口對准了我。

這個家伙最後問了個這麼奇怪的問題。

“我問你,最後在石杖家,你是在殺人之前碰到那女孩,還是殺人之後碰到那女孩的呢?根據你的回答,狀況會有所不同。”

你是說石杖家客廳裡發生的事嗎?

因為過度驚恐,已經記不太清楚了。

我做了最後一次跳躍。

“是嗎?算了——其實怎樣都無所謂。”

啪。

清脆的槍聲,一顆子彈擊中了我的大腿。

出乎意料。這人本來一槍就可以把我的天靈蓋打穿,可是我已經奔跑兩年的身體和意識都開始睡衣彌漫。

“真不巧,我今天是警官,必須優先考慮人命。不會讓你那麼輕松的……說實話,麻醉這種事情其實不是我的興趣。”

那家伙不耐煩地抱怨著,吩咐跟過來的兩個人料理我的事。

……切。確實,運氣壞到不能再壞。

多麼令人留戀的最後一次狩獵。本來是想以我最高的水平來捕捉獵物以留作紀念,可是我的水平已經到了最低點,出現在眼前的卻是最優秀的獵人。

不過,現在總算可以睡去了。

最終,我在個夏日被逮捕了。

.

\formal hunt.en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FH

.

又過了一年,2005年。

因為說是過生日,戶馬大姐特意帶來了禮物。當然不是我的生曰,而是。“那位”的生日。

“這可是機密,只能放一遍,所以你要看仔細了。這也是那位本人提出的願望。”

戶馬大姐打開手提電腦,雙擊了一個以‘FH 5.2.13’作文件名的影像文件。

“戶馬大姐,FH是什麼的簡稱啊?”’

“別問我,這都是醫院那幫同事搞的惡作劇。估計是什麼的縮寫,F大概是flame,H可能是hatchet吧。”

順帶一提,hatchet就是鋸木頭用的那種又厚又長的斧頭。

“……這可是八十年代的品位哦,戶馬大姐。”

“都說是醫院那幫同事給起的名字啦,不過我也同意了——開始了,就這裡,好好看啊!不過你要不看,心情也可以理解——那位是這麼說的。”

切,什麼啊!那家伙以為自己是忍者嗎?

“沒關系啊。怎麼,這是擔心我精神失調才特別奉送的嗎?”

“要是因為你心情不好那位就這麼配合,別說是擔心了,我連想都不用想。這不是明擺著的嗎?”.

影像兩分鐘就結束了。

在好像是體育館一樣的地方,一個神秘美女正在打著沙袋。因為只是錄像,她並沒有看攝像頭,我也沒辦法做出什麼評論。

懸掛在長長鎖鏈上的沙袋,就像水族館裡的海豚,歡快地飛來飛去。

“這是啥米東東?”

“監控器裡拍下來的畫面。反正一直都在錄,所以那位就叫給你送過來。已經過了兩年了,那位是不希望你忘記她,想讓你再確認一下她現在的樣子。”

“………………”

這麼說來,那家伙今天應該是十七歲了吧。這樣一想就覺得怪可愛的——才怪!

絕對不會!那個沙袋,少說也有一百斤吧!

“就放到這裡,我回去了,你有什麼評語嗎?”

……真是沒辦法。本來不想問的,可是不問的話在情理上又過不去,雖然也有很多值得深入探討的地方,但我最關心的是——

“嗯……那家伙成長了?”

“是啊。都變成大人了。”

“我不是說這方面,是從更……生物學的角度。”

談話到此結束。

戶馬大姐利索地收起手提電腦,把剩下的咖啡一口氣喝光,然後徑直走向門口。

“我只能說一句話——有個青春期的妹妹也真不容易啊,你這個當哥哥的。”

戶馬的諷刺地一笑,揚長而去。

……我大吃一驚。

她不是開不得玩笑的嗎?怎麼說呢……剛才我那不是幻覺吧,番茄大姐?


 
 石杖(妹)(悪魔憑き後) 
蘿莉~超進化!!

這就是世界的法則吧?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DDD》 formal hunt 
 

下回開始是基情滿載的第2集X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kx2001 的頭像
ikx2001

真雁翎★工房 第五季習畫之路+糟糕再臨?

ikx20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路人甲
  • 頭香偶先用力插下去了!偶插!
  • 路人甲
  • 真相永遠只有一個,你們都誤會石杖妹了= =!他只是個純真口愛的少女啊!超萌!
    真正的凶手是月見衣里月月衣里!
    還有請多放糟糕圖,偶來這邊只是為了看糟糕圖的啊!XDD
  • 獵奇也是純真可愛喔!!(拖走)

    ikx2001 於 2008/01/13 23:14 回覆

  • 冰凍
  • 右手拿的好像是沙發椅
    可是左手那到底是...
    妹妹屬性在我腦裡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阿(轉轉轉QWQ
    不過石杖妹是因為最後被石杖打才會恨他入骨吧
    那之前怎會用斷時杖的手...又是伏筆嗎囧
  • 冰凍
  • 我蠢了左右手不分囧
    看了原圖才發現原來那是台音響
  • 在她手的就叫手榴彈啊~(爆炸啦~~~~

    ikx2001 於 2008/01/14 19:38 回覆

  • 訪客
  • 0.........0